關係的品質,取決於同理的能力

pexels-photo-984949

「你根本不懂!」

「你不要以為你什麼都懂好不好?」

「我跟你講過了,你到底有沒有在聽?」

「我不想談了,你永遠都不懂!」

頻繁爭吵的伴侶之間,無論是因為何事爭吵,總是圍繞著「不被理解」的感覺,因此伴隨著失落、受傷、委屈和難過。爭吵反而沒有辦法達到共識,吵完以後很容易忘記上次是為了什麼主題而吵,只是記得最近吵架頻繁,而且吵得很不愉快。

因為吵架內容容易淡忘,但是吵完的感受卻是深深烙印。

這種沒有共識的爭吵,後來總是在吵著論述自己的感受、自己的立場、自己的邏輯和意見,而當兩個人都同時在做這件事的時候,就容易不斷打斷對方的話,或是反駁重複著打斷、反駁、辯駁、爭執,最後就會發現,其實兩個人都沒有在「聽對方說話」,如果有在聽,也不過是在「找可以反駁的點」,然後「加以反駁」或是「 立馬打斷」,直到有一方或是雙方都精疲力盡,決定不再溝通為止。

我們都希望被了解,被深深了解,而不是「我知道你意思,但是!…」。

每一個「但是」,都意味著「我不同意你」,而比較敏感的人,聽到「但是」,就會感覺像是「你不同意、你也不想聽我的想法、你根本不想了解、你覺得你才是對的、你要我放棄我的想法、你希望吵贏我、你覺得你無法接受我的看法、我的看法對你來說不重要、你希望我都要聽你的、你認為我是錯的、我的感覺也是因為錯誤想法而生、我的感覺根本不必要、你希望我改變我的想法、你希望我放棄我的想法、這樣我就會改變我的感受、然後我們就不會吵架。」

這不是溝通,這是強破對方接受你的想法。

可是當事人可能覺得他很「努力在溝通」,因為他很費力地在用各式各樣的角度、例子、論點去說明他的想法,拼命地想要說服你。

而大多數這樣的當事人,都以為自己很開放、很有心要溝通、很民主、很愛對方,所以他才會說這麼多力氣再溝通。

感情卻在一次次這樣沒有交集的對話當中,漸行漸遠。

「聽見對方說的話」是一件費力的事情,尤其是在吵架的時候,可是卻是讓溝通成功的必要關係。我們都需要有意識地暫停我們自己想講的話,按奈自己想要反駁的衝動,壓著自己想要抨擊的想法,放下想要否定對方觀點的慾望,有意識地暫時拿掉「我怎樣我怎樣」,刻意地去「聽對方到底要講什麼」。

如果你試著這樣做,你甚至會發現,對方一直在重複類似的話。

因為我們都習慣了不斷重複類似的內容,深怕對方聽不見。這是我們長期溝通無效留下的副作用。

這時候會讓人不耐煩,卻忽略了這是因為長期不被聽見的習得效果

我們都需要練習同理,同理的意思就是「我不是你、我無法代替你的位子,感受你的經歷,但我願意全力去了解你的感受」

例如:

面對一個在指責你的妻子,除了防衛辯駁,能否同理他的受傷?

面對一個在說謊的孩子,除了生氣失望,能否同理他的害怕?

面對一個屢屢失敗的伴侶,除了恨鐵不成鋼,能否同理他的自卑?

面對一個動不動提分手的人,除了不耐,能否同理他的不安?

面對一個說話不算話的朋友,除了惱怒,能否同理他的孤單?

面對一個過度控制的父母,除了氣憤,能否同理他的私心和不捨?

同理很難,因為那就像承認對方是對的,而自己是錯的似的。其實不會的,你可以同理,但不失去自己的看法。你要先同理,才能把距離拉近,才有機會講出自己的想法,然後被聽見。

關係的品質,取決於同理的能力。  沒有同理的話,你講得再大聲,對方也聽不見。 


作者:許嬰寧 諮商心理師
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研究所、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所,專長為人際議題,情緒困擾,親子關係,興趣為運動、旅行及鐵人三項。
圖:pexels

迴響已關閉。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向上 ↑